<cite id="rht7p"></cite>
<var id="rht7p"><strike id="rht7p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rht7p"><dl id="rht7p"><thead id="rht7p"></thead></dl></var><var id="rht7p"></var><listing id="rht7p"><var id="rht7p"></var></listing>
<var id="rht7p"></var>
<cite id="rht7p"></cite><ins id="rht7p"><span id="rht7p"><menuitem id="rht7p"></menuitem></span></ins>
<var id="rht7p"></var><cite id="rht7p"><video id="rht7p"><thead id="rht7p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rht7p"><video id="rht7p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rht7p"><video id="rht7p"><menuitem id="rht7p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rht7p"><video id="rht7p"></video></var>

7月房價漲幅繼續收窄:一線城市降溫 二線城市發力

2016.08.20

一線城市降溫 二線城市發力

國家統計局昨日發布了7月份70個大中城市住宅銷售價格統計數據,環比漲幅繼續收窄;同比方面,一線城市漲幅收窄,二、三線城市漲幅有所擴大。從數據特點看,一線城市降溫逐漸退出房價上漲的前十位,二線城市持續發力。

7月份,70個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價格環比上漲的城市有51個,比上月減少4個;持平的城市有3個,比上月減少2個;下降的城市有16個,比上月增加6個。環比價格變動中,最高漲幅為4.6%,低于上月0.3個百分點,環比漲幅總體收窄。二手住宅價格下降的城市有12個,上漲的城市有51個,持平的城市有7個。環比價格變動中,最高漲幅為3.2%。

從具體數據來看,新建商品住宅環比漲幅前十位的城市中,依次為廈門、合肥、南京、石家莊、無錫、天津、杭州、武漢、鄭州、深圳。很明顯,二線城市漲幅領先,一線城市只有深圳入圍,且排名在第十位。二手住宅環比漲幅的前十位城市中,前七位均為二線城市,上海、深圳、北京三個一線城市分別位居第八位至第十位。同時,四個一線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和二手房住宅的環比漲幅均未超過2%,這在最近半年以來尚屬首次。

同比上漲城市個數繼續增加,下降城市個數繼續減少,一線城市漲幅收窄,二、三線城市漲幅擴大。70個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價格同比上漲的城市有58個,比上月增加1個;持平的城市有1個,與上月相同,同比總體仍在上漲。同比價格變動中,最高漲幅為41.4%,最低為下降3.8%。二手住宅同比價格下降的城市有18個,上漲的城市有52個。同比價格變動中,最高漲幅為44.1%,最低為下降5.3%。

分城看,一線城市由于去年同期基數相對較高,7月份新建商品住宅和二手住宅價格同比平均漲幅均進一步收窄;而絕大部分二、三線城市由于去年同期基數相對較低,同比漲幅仍在繼續擴大。

新華社發文稱持續調控不松勁

近期,安徽合肥、江蘇南京陸續收緊個人房地產貸款,蘇州在二線城市中率先重啟限購。新華社發文指出,限購限貸政策的推出,有望為當地過于火爆的市場降降溫。而持續抓好樓市調控,維護其平穩健康發展勢頭,是各地政府的重要責任。

房價上漲的一個重要原因在于地價上漲,而地價上漲的極端表現就是“地王”頻出。上半年,全國50個主要城市共拍出219宗“地王”,主要集中在蘇州、合肥、南京等地?!暗赝酢爆F象頻出背后的企業高杠桿拿地,又會增加資產泡沫風險。

地價房價過快上漲、居民“恐慌”搶購,很大程度上顯現出地方預期管理的失效。在經濟下行壓力下,大量剩余資金進入樓市避險,造成了樓市的蓄水池效應,讓樓市成了去杠桿的重點和難點。而地價房價過快上漲帶來的投資性需求并非真實有效的住房需求,只是從開發商手里轉到了投資者手里,這種“庫存搬家”現象,并沒有真正實現去庫存。

新華社表示,中央一再強調要全面落實“去產能、去庫存、去杠桿、降成本、補短板”五大重點任務,近期又指出“要抑制資產泡沫”。按照這些要求,繼續加強樓市調控,穩定社會群眾對房價基本穩定的預期,是樓市健康發展的保證,也是地方政府的責任。嚴打虛假銷售宣傳,營造市場透明環境,擴大保障性安居工程等供給側調控,都是可行選項。

推薦新聞

japanese护士日本xx厕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