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rht7p"></cite>
<var id="rht7p"><strike id="rht7p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rht7p"><dl id="rht7p"><thead id="rht7p"></thead></dl></var><var id="rht7p"></var><listing id="rht7p"><var id="rht7p"></var></listing>
<var id="rht7p"></var>
<cite id="rht7p"></cite><ins id="rht7p"><span id="rht7p"><menuitem id="rht7p"></menuitem></span></ins>
<var id="rht7p"></var><cite id="rht7p"><video id="rht7p"><thead id="rht7p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rht7p"><video id="rht7p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rht7p"><video id="rht7p"><menuitem id="rht7p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rht7p"><video id="rht7p"></video></var>

5月新增貸款9855億 住房按揭大增

2016.06.17

15日,央行公布5月金融統計數據和社會融資增量數據。5月數據呈現出社融減少、信貸回升的總格局。其中,表外融資大幅減少,居民中長期貸款成為新增貸款主力,狹義貨幣(M1)增速繼續高增長,廣義貨幣(M2)余額146.17萬億元,同比增長11.8%。

數據顯示,5月人民幣貸款增加9855億元,較4月的5556億元大幅反彈。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章俊認為,考慮到4月地方置換債大規模發行,地方政府存量貸款置換為債券,相應沖抵了貸款增量,還原這部分置換因素,今年4月份新增貸款超過9000億元,如果5月沒有延續4月大規模地方融資平臺貸款置換的話,那整體新增貸款規模應該與4月大致相當,并沒有出現大幅波動。

不過,最令市場意外的是居民中長期貸款當月增加5281億元,創2008年以來新高,超過新增貸款的一半以上,顯示出銀行繼續加大零售貸款投放,當前住房按揭貸款需求依舊旺盛。

相比之下,對公貸款的投放卻顯動力不足。當月企業新增中長期貸款轉正,達到1825億元,但短期貸款持續下滑,當月減少121億元。中信證券(600030,股吧)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師明明稱,5月中長期企業貸款恢復,或反映企業對經濟前景預期改善,但新增規模仍不及去年同期,則顯示對經濟前景信心仍較弱;而短期貸款維持負增長,也表明企業經營的活躍度降低。

企業經營活躍度的降低也反映在M1的繼續高增長。當月M1同比增長23.7%,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去年同期高0.8個和19.0個百分點,表明企業活期存款高企,這也與前期公布的5月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增速下滑較為一致。

招商證券(600999,股吧)宏觀研究主管謝亞軒認為,金融貨幣數據的表現反映出實體經濟的現狀冷熱不均,即企業去杠桿伴隨著居民和政府加杠桿。一方面,企業投資和民間投資意愿低迷,另一方面,政府投資和房地產投資意愿較高。

與新增信貸回升不同的是,5月社會融資增量大幅減少。當月新增社融總量6599億元,同比少5798億元。新增社融的大幅下滑主要由表外融資急劇萎縮所致,當月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減少5066億元,同比少增6027億元。分析人士普遍認為,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的減少因監管部門發布票據監管新規,導致監管趨嚴,商業銀行票據業務大量被清退。此外,5月債券市場融資情況也不樂觀,5月企業債凈融資減少397億元,同比少2107億元,表明由4月以來接連暴露的信用風險仍在持續影響企業發債情況。

5月新增社融表現不及預期或許并非由于實體經濟融資需求的下滑。九州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鄧海清認為,5月的社融表現更可能與監管部門全面加強監管有關。鄧海清稱,從“權威人士”的講話看,5月監管收緊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一季度經濟開門紅,政策層擔憂中國經濟重走老路、供給側改革停滯不前。但反過來,政策層也不希望經濟無底線下行,在經濟尚未真正企穩時,全面收緊監管政策的利弊值得商榷?!拌b于5月固定資產投資已經出現明顯下滑,未來政策層會對過緊的監管政策進行修正,對于未來的金融數據和投資數據不宜過度悲觀?!编嚭G宸Q。

推薦新聞

japanese护士日本xx厕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