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rht7p"></cite>
<var id="rht7p"><strike id="rht7p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rht7p"><dl id="rht7p"><thead id="rht7p"></thead></dl></var><var id="rht7p"></var><listing id="rht7p"><var id="rht7p"></var></listing>
<var id="rht7p"></var>
<cite id="rht7p"></cite><ins id="rht7p"><span id="rht7p"><menuitem id="rht7p"></menuitem></span></ins>
<var id="rht7p"></var><cite id="rht7p"><video id="rht7p"><thead id="rht7p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rht7p"><video id="rht7p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rht7p"><video id="rht7p"><menuitem id="rht7p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rht7p"><video id="rht7p"></video></var>

土地限價?增加供應? 難擋熱點城市地價上漲

2016.05.26

2016年以來,一線城市和熱點二線城市地王頻出、地市火爆,有數據顯示,2016年截止到目前為止,全國共出現152宗地王,蘇州、南京、合肥等二線城市的房價更是隨著地王的不斷出現而瘋長。這種情況下,蘇州前不久出臺了土地限價令,在隨后的一場土地拍賣中,兩宗地塊因超過了最高報價而遭遇流拍。
而對于一線城市的土地市場,因城施策增加供應的導向,并沒有阻止地王的頻繁出現,地價和房價仍然沒有降溫的趨勢。這種情況下,一線城市是否可以與蘇州一樣,從限價上面做文章,給土地市場降降溫?
土地資源減少一線城市增加供地談何容易?
如今的一線城市,地王頻出,豪宅泛濫,高企的房價推高了城市的生活成本,增加了購房壓力。面對飛速增長的地價和房價,在因城施策的政策指引下,將對于一線城市和部分二線城市增加土地供應面積。深圳、上海在3月末出臺的新政中,也出現了適當增加供地的相關條例。
然而,在土地資源稀缺的一線城市,增加土地供應談何容易!以深圳為例,為平衡市場供求,深圳在十三五期間要完成65萬套有效住房供應重任,在3月25日出臺的樓市新政中也提及要增加土地供應。而深圳住宅用地資源緊缺,連續幾年都是一宗供應,這無疑把深圳逼入了困境。
而一線城市整體上住宅用地的供應也并沒有增加,數據統計,2016年前四月,一線城市住宅用地僅供應42宗,創下了10年來的最低值,同比降幅為7%。
地價瘋長 房企就真的不去搶了嗎?
很多人將二線城市土地市場的升溫歸因為一線城市拿不起地。而事實證明并非如此。盡管2016年到目前為止,一線城市的土地供應處于淡季,但企業搶地的熱情較去年同期有過之而無不及,每推出一宗地塊,大房企都以志在必得之勢展開爭奪,地王被頻頻刷新。
2016年2月,北京大興和門口溝各出一塊地王,4月經過供地空窗期后,5月的土地市場再迎來激烈的搶奪,導致北六環昌平未來房價將直指8萬;5月18日,保利地產以54.5億元拍得上海浦東新區周浦純住宅地塊,溢價率高達296%,可售住宅樓板價5.45萬/平方米。數據顯示,截止到目前,2016年共出現152宗地王,其中一線總價地王14宗,從住宅土地的供應價格看,目前也處于歷史最高點,同比漲幅達到了22.5%。
中國城市房地產研究院院長謝逸楓對房天下表示:“一線城市需求量大,各方面資源占據優勢,市場未來的預期樂觀,有資本的大房企沒有理由不去拿地?!?br /> 土地限價 真的能為土地市場降溫嗎?
在一線城市地王頻出地價攀升的情況下,是否有必要像蘇州一樣,以限價的手段為市場降溫?事實上,一線城市例如廣州幾年前就實施過限價令,但收效甚微。
謝逸楓對此表示:“土地限價的目的并不是降房價,而是控制房企拿地的節奏。并且限價地塊數量有限,現在賣不出將來也總會賣出,畢竟地方政府離不開土地財政。而從土地市場規律來看,地價由市場決定,關系到供求、庫存、信貸等多方面因素。因此,土地限價短期降溫可以,但對于限制地價房價,恐不能實現?!?br /> 而關于如何有效的控制地價房價,謝逸楓則表示:“加快城市更新,比如危房改造、清理小產權房等,但實際操作起來非常難,且短期內無法達到效果。而且,從目前一線城市土地市場供求關系來看,高地價、地王都是正?,F象,是防不住的?!?br />

推薦新聞

japanese护士日本xx厕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