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rht7p"></cite>
<var id="rht7p"><strike id="rht7p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rht7p"><dl id="rht7p"><thead id="rht7p"></thead></dl></var><var id="rht7p"></var><listing id="rht7p"><var id="rht7p"></var></listing>
<var id="rht7p"></var>
<cite id="rht7p"></cite><ins id="rht7p"><span id="rht7p"><menuitem id="rht7p"></menuitem></span></ins>
<var id="rht7p"></var><cite id="rht7p"><video id="rht7p"><thead id="rht7p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rht7p"><video id="rht7p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rht7p"><video id="rht7p"><menuitem id="rht7p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rht7p"><video id="rht7p"></video></var>

解讀住宅設計新國標

2012.06.13
  2011版《住宅設計規范》(下稱《規范》)將于2012年8月1日起正式實施,目前已進入新規的預熱和各地宣講階段。歷經了4年的修編過程,新版規范不僅實現了標準的更新,其背后更是一場基于我國住宅建設走勢的觀念變革。
  作為《規范》的主要起草人,中國勘察設計大師、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住宅產業化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趙冠謙于5月5日接受《中國建設報•中國住房》記者采訪時指出,較2003版,新版《規范》修改幅度較大,總條目和強制性條文達到218和65條,遠超2003版的144條和25條。
  而為落實國家建設節能省地型住宅的要求,貫徹高度重視民生與住房保障問題的精神,《規范》進行了相應修編,勢必對中小套型住宅及保障房的設計與開發起到積極引導作用。
  以政策為導向向中小套型與保障性住房傾斜
  “隨著我國住房市場快速發展,住宅品質有了很大變化,2003版規范的部分條文已不適應當前情況,需要修改并補充新的內容。”趙冠謙介紹,《規范》的修編工作自2008年6月立項至2011年7月正式批準,期間進行了大量論證和調研工作,調整和修改幅度也是歷史上最大的一次。
  據了解,近幾年來房地產市場調控的相關政策對本次修編工作影響頗大。首先是2005年出臺“國八條”;2006年出臺“國六條”要求重點發展中低價位、中小套型普通商品住房、經濟適用住房和廉租住房;隨后是“90/70政策”的出臺以及2007年24號文確定建立保障性住房體系,對住房供應結構的調整都產生了非常重要的影響。
  在新版規范的總原則中,“低層住宅”、“多層住宅”、“中高層住宅”、“高層住宅”的分類概念將停止使用。同時,由于福利分房的結束,房地產市場化的確立,以面積大小為標準劃分的4類套型概念也將取消。取而代之的是“由臥室、起居室(廳)、廚房和衛生間等組成的住宅套型”和更加緊湊、可能會在保障性住房中比較常見的“由兼起居的臥室、廚房和衛生間等組成的住宅最小套型”兩種分類,使用面積低限分別為30平方米和22平方米。
   而在各個基本功能空間的低限面積上也均有下調,如起居室由12平方米下調至10平方米,衛生間由3平方米下調至2.5平方米等。
  對此,趙冠謙解釋說,如按2003版規范要求,最小套型使用面積為34平方米,各地在保障房建設和設計過程中很容易遇到標準上的沖突。中央提出“十二五”期間建設保障性安居工程3600萬套,將使保障房的面積占到每年住宅開工面積的一半,特別是保障性安居工程正在向以公租房為主的供應結構轉變,新的標準必須有所反映。
  “一方面,隨著住宅的商品化和市場化,單純按面積大小劃分套型已經沒有價值,套型設計只要符合生活規律、符合規范標準就可以了;另一方面,部件的集成化、電氣設備的小型化、整體廚房的普及等因素也使套型總面積下調成為可能。”趙冠謙說。
  以人本為方向適老與無障礙設計成強制標準
  近年來新頒布或修編的相關法規,也在表述和指標方面有所變化,如全文要求強制執行的《住宅建筑規范》,以及《綠色建筑評定標準》、《住宅性能認定標準》、《民用建筑術語標準》、《工程建設標準編制辦法》。另外與日照、采光、防火、室內環境相關的一些標準也在陸續進行修編工作,《規范》需要與其保持一致性,避免執行中出現矛盾。
  除此以外,本次修編規范過程特別突出了保證安全衛生、節約資源、保護環境的要求。
  “住宅建設量的增加、居住水平和人均居住面積的提高,對室內環境和安全性的要求有所提高,《規范》中要更多考慮相關的因素。”趙冠謙說。
  僅是在《規范》的“基本規定”一章,就新增5條內容,主要強調了住宅建筑在室內物理環境質量、節能、安全等方面的設計。趙冠謙強調說,由于我國國情,南北氣候條件差異較大等因素,新版規范并未對節能等環節進行過多強制約束,但住宅設計必須注意滿足節能要求,并合理利用能源,各地住宅建設應根據當地能源條件,積極采用常規能源與可再生能源結合的供能系統與設備。在“建筑設備”一章,具體條文由37條增長為56條,包括24條強制標準,其中一部分就體現在節能減排上,如采暖需實現分戶計量。
  而在“以人為本”的指導思想基礎上,《規范》大量增加細節要求。
  如在“室內環境”一章,除日照、天然采光外,增加了遮陽、隔聲降噪、防水防潮、室內空氣質量方面的設計指標,并對耐久和防火性提出要求。
  此外,“公用部分”內容也成倍增加,由原來的5節,增加到現在的10節。“像信報箱、公用排氣道、安全疏散出口、窗臺欄桿和臺階等內容的強化和標準化設計,都是為了加強對人身安全的考慮和對災害的一些應對設計,體現以人為本。”趙冠謙說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為應對老齡化社會的需求,本次規范修編也在適老化和無障礙的設計方面有所增強。例如《規范》明確規定,要求住宅在建筑入口、入口平臺、候梯廳、公共走道進行無障礙設計,并對門寬、坡度也進行了嚴格參數設定,如供輪椅通行的門凈寬不應小于0.8m;門檻高度及門內外地面高差不應大于0.15m;供輪椅通行的走道和通道凈寬不應小于1.20m等。
  以公平為趨向送陽臺、偷面積或將成歷史
  本次修編《規范》,特別對“技術經濟指標”一章作了較大幅度的調整,原規范的七項指標簡化為五項。
  其中住宅標準層總使用面積、住宅標準層總建筑面積、住宅標準層使用面積系數三項指標停止使用,另外增加一項指標為“住宅樓總建筑面積(即全樓各套型總建筑面積之和)”,便于規劃設計工作中經濟指標的計算和數值的統一。
  相對應地,原規范中的“套型建筑面積”也修改為“套型總建筑面積”。趙冠謙認為,以標準層為計算的因素,對首層和頂層等在計算套型建筑面積會存在一定誤差,因此原規范中與標準層面積相關的各種計算和指標不再使用?!兑幏丁穼ù筇?、機房、設備用房等公攤面積都攤到每戶,這也體現了一種公平。
  而取消“標準層”的概念意義可謂深遠。
  趙冠謙表示,以往開發商在申報容積率時不需要提供陽臺面積,因此不少開發商都把陽臺設計得很大,有的甚至超過整個套型的建筑面積,從而在事實上實現“偷面積”,以“送陽臺”為名而提高單價等方式獲取不當收益。今后,由于《規范》中的“套型總建筑面積”將包含“套型陽臺面積”,同時首次統一和明確了陽臺面積的計算方法,即無論陽臺為凹陽臺、凸陽臺、封閉陽臺和不封閉陽臺均按其結構底板投影凈面積一半計算。
  不僅如此,由于坡屋頂內的使用面積也將列入套內使用面積中,靠“送閣樓”來“偷面積”也將退出歷史舞臺。趙冠謙表示,這一改變可以將利用坡屋頂所獲得的使用面積惠及全樓各套型,更好地體現公平性。同時,可以準確計算出參與公共面積分攤后的套型總建筑面積,“客觀上也可以避免和約束開發商的一些自我炒作和銷售陷阱”。(來源:《中國建設報》  名門地產通訊員 黃婉馨摘編)

推薦新聞

japanese护士日本xx厕所